陌景oc

维勇only一般不吃无差

 

〖维勇〗Star On My Eye⑨

chapter8 要和维克托同居?!

chapter9 故意

每一分一秒都是宝贵的。

这是莉莉娅在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灌输给他们的思想。

勇利草草地收拾了房间一下之后,就和其他人一起赶到了片场,正式开拍了。第一场的场景在那座漂亮的花园式实验室。第一幕是维克托的戏。

胜生勇利开始兴奋不已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现场近距离观察维克托表演。

第一场场景,是维克托在杀死navy的那一幕 。

尤里和勇利在今天似乎没有戏。他们专心看着剧本,认真预习了一下维克托的戏,似乎这就是他们两个都戏一样认真对待。

“哈哈,你们紧张什么?拍戏的可是我呀。”正在被化妆师摆弄的维克托朝着尤里和勇利笑了笑。

“切。要是你一会念错词了,我好嘲笑你。秃子。”尤里毫不留情地说,这次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问了问身边的勇利:“喂,猪扒饭你说是吧?”

可是勇利愣了愣并没有和他一起吐槽维克托:“那个...维克托应该不会这样的吧... ...”

“还是勇利爱我啊。”维克托叹叹气,对着勇利眨眨眼睛。

尤里有些受不了这口狗粮,连忙说:“看不下去了。你们消停点成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已经老夫老妻了呢。”

勇利听了红着脸马上离开了。

维克托抿着嘴想了想,自言自语地说:“似乎是的呢。”
这句话被尤里听到了。

尤里白了他一眼说了句“你脸呢”,也离开了。

正式开拍的时候,勇利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他选择坐在一个角落默默看着(天知道那个任性的影帝大大会做出什么让全场都将注意力放在他胜生勇利身上的举动。)

不过胜生勇利马上意识到了事情不太妙。

演navy的是那个上次那个找他茬的家伙——罗纳尔 · 琼斯。胜生勇利还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他带着一群人来嘲笑他。还有那天,维克托把他带走的时候,那人脸上生气的表情。

“维克托先生,您好啊。真没想到,能有幸和您这样的影帝合作。呀,这次终于能有幸在现场见到您精湛的演技。”罗纳尔张着一副丑恶的嘴脸说。事实上,他并不喜欢维克托。

维克托还是一如既往地绅士,说:“我也很荣幸能和你同台表演。请不要手下留情哦。”维克托转头就回到了自己应该呆的位置。

“好的。一定。”罗纳尔说。他马上回到自己的位置,等待着开始。

“action!”

导演喊了开始之后,现场原本还有些叽叽喳喳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整个氛围都不一样。实验室里,一片寂静。
Vigginrov(维克托)右手拿着一把手术刀,他一步一步地逼近navy(罗纳尔),绅士风度和平日里的嬉皮笑脸一下子被维克托藏了起来。现在的他表情严肃,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感情。

场外,勇利不禁打了个寒战。

“navy神,你好。”维克托象征性打了声招呼。

“愚蠢的凡夫!你想对本神做什么!”罗纳尔几乎是喊出来的一句话。语气里的嘲讽似乎要喷涌而出。

维克托的眉头稍稍有些皱了起来,罗纳尔演绎的情绪根本不对。可是表演依旧继续。

“将你解体。将你从那高傲的天堂拉下来。”维克托说。他弯下腰,单膝跪地望着双手被铁镣所束缚着的navy。

他举起右手准备割下去。

这时候,按照原来的剧本应该是navy稍稍反抗一下,然后就被折服。维克托稍用力割开绑在navy身上的小型血袋,制造出血液流出的效果就可以了。

可是navy的反应似乎过激了。或者说罗纳尔的反应似乎是过分了。他抬起手往维克托的脸上挥拳。

维克托似乎没有料到他居然会如此猛烈地朝自己进攻。他连忙用手挡住。右手的手术刀就这样飞了出去。

糟糕,已经不在剧本内了!

可是罗纳尔继续对维克托发起进攻。他原本弯曲在地上的脚突然弹起来,踹到了维克托的腹部,拳头重重打在维克托的左手臂上。

维克托发出一声闷哼。

莉莉娅终于喊停了他们。

“维克托!你到底在干嘛!手术刀都拿不稳!”

“还有你!罗纳尔!反抗地太剧烈了!剧本完全乱套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很宝贵!我不是教过你们吗!”莉莉娅训斥道。可是她并没有生气。

“我很抱歉,莉莉娅编剧”维克托抱有歉意地说。

“哎呀,我也很抱歉。编剧。我没想到维克托先生居然这么弱。我还以为我表演地不够卖力呢。”罗纳尔说。话里的刀子的刀锋已经亮了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明白。这是挑衅。

“够了!休息十五分钟。维克托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小心别弄出淤青了,不然今天你的戏都得cut掉!带着丑陋伤疤的男主角我可不接受!”莉莉娅喊到,她四处张望了一下,“医务组?医务组呢!”

“额,莉莉娅编剧,医务组刚刚都出去了。”

“啧。一个两个都耽误我的时间!”

“那个...不介意的话请让我来。我..刚好会一点处理外伤的技术。”胜生勇利站了起来,自告奋勇地说。

“带他去休息室弄好。留下淤青我拿你是问。”莉莉娅说。

“啊...是...”

勇利拉着维克托逃离了现场来到了休息室。身后的罗纳尔表情有些狰狞。

勇利一把维克托拉进休息室,就把门锁上,对着维克托激动地说:

“你是笨蛋吗!就站在那里让他打不反抗吗?!稍微躲开啊!笨蛋!”

维克托愣了愣。他很委屈地说:“我有什么办法啊。他就这样对着我打,躲开的话一点也不帅。”

“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真是的!”勇利说。他从医药包里拿出了棉签,轻轻按压维克托刚刚被重击到的手臂:“痛吗... ...”

胜生勇利现在很心疼。

“不痛才是假的。”维克托说。他拉过胜生勇利的身子,手轻轻抚上胜生勇利空闲的手,摩挲着,就像玩着一个玩具一样。

胜生勇利似乎有点被吓到了:“维...维克托?”

“勇利。”

“怎...怎么了... ...”

“你靠我这么近可是很危险的哦。还把门锁上了... ...”维克托说,他的语气有点糟糕。

“唔?我...是怕被人听见... ...”

“听见什么?勇利,你要在休息室对我做什么呀。”维克托把自己装得跟个良家妇女一样,害羞地看着勇利。

勇利有些无语。为什么这张这么帅的脸皮后面却是自带浓硝酸能和脑子里的蛋白质自动发生颜色反应显现迷一样的黄色的脑壳。

“我是怕被人说我对影帝大人你无礼啦!”勇利红着脸说。

“被人说我妻管严么?”维克托认真地问了问。

“才!...才不是!维克托...不要闹...这种玩笑... ...”

维克托拉着勇利的手,递向自己的唇边,在中指的第一个修长的指节落下轻轻的一吻。

“不是玩笑哦~我喜欢勇利。”

胜生勇利发愣了一会,他有些呆住了。

“勇利?”

“维维维维维克托!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啊!”勇利的脑回路突然乱了。

“喜欢你啊~勇利。”维克托再重复了一次。脸上挂着真实但又梦幻的微笑。

“等...等一下!不可能吧...真的是,维克托不要闹了...我们才见面几次...而且...”

“我没有闹。勇利。我对你有感觉。就像是...我的心脏理应只为你跳动。我有那种想法,很久了。”维克托认真的说。此时的他就像个国中生一样纯情,脸上有着因为紧张而留下的细汗,他咬着嘴唇,眼睛紧盯着勇利。
休息室里,沉默良久。胜生勇利已经不记得要将手抽回来。

很久很久,外面有人敲门,询问维克托是否可以继续了。

维克托才站起来,抱住勇利,在他的耳边说:“今晚回去,再告诉我答案也不急。”

TBC

*下一章开车。

  46 3
评论(3)
热度(46)

© 陌景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