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陌景oc

〖维勇〗we are loved by each other.

The supreme happiness of life is the conviction that we are loved.   ——Victor Hugo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胜生勇利拎着一个包走出校门口。他刚刚被图书馆的管理人员告知要闭馆了让他马上离开学校。

胜生勇利一向不是这么晚离开的人。只是今天有点特别。因为他的恋人想来接他。

他的恋人是已经二十开头的社会人,和这个高中生相比起来,似乎能算得上是大叔。实际上他的恋人,维克托先生很年轻,外表上,内心上,对于情感方面也是,很不成熟。

胜生勇利记得很清楚那天维克托告白的时候的事情。维克托开着辆很耀眼的高级跑车停在他们校门口。维克托见到勇利的时候就冲上去一把抓住他,开着车把他送回了家并且不允许他说一句拒绝的话地告了白。离奇的是,胜生勇利接受了。不过第二天,班上的同学都很担心勇利是不是被社会人士盯上了要来报复,都在询问昨天将他扯走的高级跑车的车主是谁。勇利只好说是自己的一个远方亲戚突然被母亲要求要来接送他。

不过维克托不成熟的示爱方式及让人捏一把汗的接送方式也不是胜生勇利这么晚离开学校的理由。仅仅是因为维克托很忙,只有到晚一点的时候才能来接他。其实维克托也不是一直都来接他,偶尔两三次,送勇利回家坐车十分钟左右就当做是一场约会。

维克托总是对于自己不能给自己的爱人更多的爱感到很愧疚,而勇利嘴上也只会说「没关系。维克托先生就先忙自己的工作吧,我还小没有那么多烦恼。」

「其实内心很希望能多陪一会。这是作为恋人的最低要求的小任性...吧?」

勇利和保安室的大叔打了声招呼,走出校门就能看见停在门口的高级跑车,维克托依靠在门上,点了根烟。

白烟徐徐升起,烟已经短了一大截。

“抱歉...我没预料到维克托先生你会提早到... ...”勇利朝着维克托鞠了鞠躬。

维克托将烟放进便携式烟灰缸里,他笑了笑:“没事,我也刚到不久,想来一根而已。”

天完全暗了下来,校门口的路灯亮了。在灯光的投影下,维克托的眼角下似乎有着疲惫的皱褶。

车发动了,朝着胜生勇利的家驶去。

车内安静极了。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勇利觉得有些尴尬,他强行要求自己看向窗外的风景。沿途的风景和平时有些不一样,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有车任性绕远路。

一声刺耳的来电铃声打破了这层宁静。

胜生勇利望着窗户里反射着的维克托的像,耳边传来维克托一声声地略带急躁地推辞声:

“我说了,等我回去再帮你解决。我现在有点私事。”

“哈?怪我吗?你先陪着那个客户。”

“都说了,我等会就会回去。”

玻璃上成像的维克托有着和他本人一样的表情带着急躁而不成熟的不耐烦。

胜生勇利突然回忆了一下,自己到底是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

好像是一年前的夏天只剩下最后七天的假期时间,爸爸妈妈为了庆祝姐姐考上大学,和她一起去在北海道的亲戚家里度假了。自己因为还有升学考试就要待在家里学习。

虽然爸妈也有说过「勇利一个人看家不要紧吗?」「升学考试也不是很重要,和我们一起去吧。」这样的话,但勇利还是选择看家。
孤单地度过了三天之后,同为升学考试做准备的朋友披集打了个电话给自己,问要不要一起去一个临时补习社里聘请临时补习教师帮忙在最后几天提高一下自己的水平。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几天的讲解就能看到成效,但还是选择在征求到了爸妈的同意之后去了一趟。

补习社里只有在打零工领着时薪的大学生剩下,自己选了一名叫victor的俄罗斯留日研究生来教自己数学。

当时对维克托的第一印象就是欧洲人真的好白,这个人头发也是银色的,好好看。眼睛里面似乎真的有一片天空。应该是阿尔卑斯山头顶上纯净透亮带有生命气息的夏日的阳光。

被吸引住之后,就敲定了这个人当自己的临时教师。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自己爱上他?真的突然想不起来了。而且维克托先生一直在讲电话,好吵,好烦躁。

终于,维克托停止了打电话。车内恢复了宁静。

夜已经完全黑了。他们正在商业街的马路上。这条商业街没有了往日的繁华,过往的人也不多,只有那么几家饭店还能经营着。

一道暖光闪过勇利眼前,他看见一个男人推开门走进了一家自己很熟悉的店。

“猪扒饭...”勇利盯着那家店说。

“嗯?想去吃吗?”维克托问。

“诶..额,不了。我只是突然想起来起来这家店,之前有去过一次。”

“没事,想去就去吧。”维克托停下了车。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万元大钞递给勇利。

“抱歉,没零钱了。你顺便也帮我打一份。这条路不能停车我不能陪你去。”

“嗯...好的。”勇利接过钱推开门就下去了。

他走进店里,这里的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温柔的老婆婆出来接待客人,和蔼的老爷爷在帘子后面的厨房里炸着香喷喷的猪扒,他们的两个调皮的孙子在榻榻米上比赛谁能喝下更多的大麦茶,旁边放着一小碗芥末,看样子输了的人得吃下那份绿色的可怕的东西。店内的常客都在观看这两个小男子汉的比赛。

“哎呀?勇利?你怎么来了?”老奶奶问。

“老奶奶您好,还健康吗?”

“哈哈,我还好。还是要大碗猪扒饭吗?”

“嗯。是的,两份。”

“好的。”

“啊...对了...”

“维那份,不放葱对吧?”老奶奶笑了笑,接了下去,每个常客的爱好她都还记得。

“是的...谢谢您。”

勇利在店里坐多了一会儿。这里,勾起了他的回忆。

老奶奶将打包好的两份猪扒饭递给了勇利,勇利结了账立刻就离开了。

他坐上了车,车内一股烟草的味道扑面而来。
勇利被呛出了眼泪。

维克托立刻打开窗通风。

“抱歉,勇利。”

“没事...为了应酬抽烟喝酒还是要会一点的吧?社会人士真的太辛苦了。”

“抱歉最近工作上不顺心的事有点多。”

“维克托先生您不用道歉。打扰您那么多时间真的是不好意思。”

“私事优先,勇利优先。这是我的原则。”

“嗯... ...”勇利低下头。

维克托察觉到了勇利的心情,他说:“这家店,没变啊。”

“是的。和以前来的时候一样呢。我还以为这条街萧条了,这里就不会那么热闹了。”

“怎么会,老爷爷做的猪扒饭可是最好吃的。刚来留学的时候我还吃不惯清淡的和食,猪扒饭油腻腻的实在是太棒了。”

“嗯...我也觉得这里的猪扒饭很好吃啊。今天有一点意外的收获,好开心。这里还在,还买到了猪扒饭。真的好开心。”

“有意外的收获吗?其实刚开始知道这条街因为生意不好很多店都倒闭的时候我也很担心这里的店到底会不会有事。今天开着开着就来到了这条街了呢。发现店还在。真的是太好了。”

“这也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对吗,维克托?”

“嗯。回家的途中,有点小小的惊喜不是很好吗?”维克托说。他顺手熄灭了烟。眼睛直直地望着勇利:“我们也好久没有一起来这里吃饭了。下次再一起来一次吧。周末的时候,好吗?我会推掉所有的工作陪你的。”

维克托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他握住胜生勇利的手,温暖的大手告诉他:他一定会兑现自己的承诺。

勇利凑近维克托,他伸手掏走了维克托口袋里的烟。

“如果戒掉烟的话,我就陪你来。还有...以后就算再忙,也要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作为证据还要告诉我你吃了什么。”

“wow,这真的是这趟路程中意想不到的收获呢。我的小男朋友居然这么强硬吗?”维克托笑着打趣道,自己居然被一个未成年的小鬼威胁了。

胜生勇利没有退缩。他凑过去,离维克托更近。他揪着维克托的领子,眼神十分坚定,他也不想再纵容维克托的忙碌了。“男朋友的要求...不可以吗?”

维克托笑了笑,他得到了一个自己这辈子最想要的答案。他捧起胜生勇利的脸,凑近他的唇在上面落下一个吻,认真地回复道:“当然可以。你可以要求任何你想要的,宝贝。”

勇利主动加深了这个吻,他闭上眼睛,享受着被恋人溺爱着的滋味。他忽然想起了那天,补习完后,维克托带自己来到这家店吃饭。那天老爷爷生病了,请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儿来店里帮忙做猪扒饭。勇利觉得味道还可以,可是维克托表情有点失望。

胜生勇利当时还在想「明明在补习社里这个人那么期待要来吃猪扒饭,还说要推介给自己吃,怎么突然这样了。」

维克托突然低下头,一脸不舒服。

“维...维克托老师...您没事吧?”勇利突然担心了起来。

“没事...只是一想到以后老爷爷可能不能再做这么好吃的猪扒饭...我... ...”维克托的双手在颤抖着,筷子「啪塔」一声掉在了饭盘里。

勇利开始心慌了:“维克托老师?那个...老爷爷一定会没事的,你不要太伤心...”

“那个...老师,一定还能在吃到的...”

“要...要不以后我做给你吃吧老师!我...我去向老爷爷求教怎么做,然后做给你吃,好不好?你想吃多少都可以!”

勇利的话刚说完,他就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话多么愚蠢,明明人家不是在担心这个。

勇利开始手忙脚乱,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来为自己辩解。

维克托却掩着嘴笑了起来:“勇利。”

“啊?我在!”

“这种可爱的话在日语里面的意思是不是求婚啊?”

“欸?”

“没事。只是我有种在异国他乡被这里的原住民爱着的感觉,好幸福呀。”

维克托笑了,他朝着胜生勇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要融化太阳一般。

胜生勇利第一次觉得,自己似乎恋爱了。

End

*生活中最大的幸福就是坚信还有人爱着我们。——维克多 · 雨果
*谢谢观看。

评论(9)
热度(114)
©uni_陌景oc | Powered by LOFTER

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