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陌景oc

〖维勇〗一碟酱汁

【维勇】一碟酱汁

*社会人维x 厨师勇
*ooc请让他一蓑烟雨任平生谢谢

生命的厚礼,只献给那些肯于一尝的人。——题记

工作的休息期间,克里斯无聊地刷着手机。他的眼睛一亮,对着对面同样看手机的维克托说:
“维克托,那边的街上开了一家新的自助餐厅诶。好像还有很正宗的不同国家的菜。”

“嗯?真的吗?”维克托突然抬起头来,双眼仿佛马上就要冒出闪闪发光的星星。

“晚上去那边吃一顿吧。现在定位子还有优惠。”

“好啊,叫上部门里其他人一起去吧。”维克托回复道。

周五的晚上,是上班族犒劳自己的一个机会。或是在居酒屋喝上那么一两杯点几个可口的小菜打发打发着光明来到的漫长的十个小时;或者现充们约上自己的伴儿拿出那么一点小钱提前订好一个高级的餐厅挥霍那么一把;也不乏带上朋友一起去一个餐厅里品尝各地美食的探险者。

到了下班的时间,一向还会落下一点尾巴要加班的维克托居然是第一个催大家走的。在无奈的催促和玩笑一般的嘲讽中,一行人热热闹闹地来到了餐厅。餐厅的大门是夹着着金色的树枝状的装饰品的两层玻璃门。打开大门面前就是一个巨大的回字形大理石制台。厨师在里面制作来自不同国家的特色料理,外面一层摆满了食物,玲琅满目而又不觉得是杂乱无章。

维克托就像个面对糖果一样兴奋的孩子。他对于探索各个国家的美食还是十分感兴趣的。

这里正宗的意大利罗勒海鲜面让米莱凯都赞不绝口说是家乡的味道。维克托也觉得就是意大利的味道。特色的勃艮第焗田螺散发着淡淡的河水的味道。中国江南一带特产的河豚炖的奶汤的滋味真让人有几分体会到中国人的“拼死吃河鲀”感受。泰式的斑斓叶椰汁糕入口的时候,仿佛在眼前展开了一幅泰国海边的风景一般,让人对这带着淡淡香菜味和浓厚的椰乳味的固块欲罢不能。

在尝过了不少特色的菜后,维克托发现这里吧台比较少人的一侧放有日式的定食。维克托决定尝试一下日式的定食。日式寿司他是吃过,不过日式的定食不太起眼,看起来也很普通,似乎就是普通的米饭和猪肉。可是摆在“炸猪肉”旁边的棕黄色的酱料似乎在闪闪发光,十分诱人。维克托决定点一份来尝尝。

制作这种日式菜的厨子是一名带着老土的蓝框眼镜看起来还很年轻的日本人。可能是地理位置不太好,没什么人来欣赏。那位厨师做出来的份数不太多。

“excuse me,could you please give me a copy.”维克托面带微笑地说。

那位厨师愣了愣,他回复道:“ok.please wait a minute.”

厨师没有伸手到早就做好的炸猪排里去给他现场搭配一份,而是炸了一份新鲜的炸猪排。新鲜出炉的猪排略带点油汁,他用厨房纸细心地擦干了表面的油分,在另一个平底锅上倒上蛋液,从保温锅里取出一份温热的米饭之后他切了点紫苏叶,圆白菜叶碎摆在了黑色的碟子里。将还呈半熟状的鸡蛋平铺在放好在架子上的猪扒的表面。最后将那一碟小小的吸引维克托注意的酱汁摆在一旁。

维克托被这位厨师如流水一般优雅的动作吸引了。原来在世上,一个人熟练的动作看起来居然会是那么的赏心悦目。维克突然觉得等餐的时间,好短。

‘your set,please enjoy it.”厨师将定食套餐递过给维克托。

“thanks a lot.”

维克托拿了定食就回到座位上去品尝。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匠人的心都融入到作品当中去的一种感觉。猪扒的肉选用的是肥瘦适度的肉,油分并不会让人觉得腻反倒是激发了吃肉的欲望。刚刚炸出来的猪扒外酥里嫩,没有什么事情比享受刚出锅的油炸食品更棒的了。肉质鲜嫩的同时还没有一股骚味,香料的香气完美的引出了肉的香味。吃多了肉再吃一口米饭会觉得米饭淀粉的甜味特别地明显。紫苏叶和圆白菜丝与猪扒特别般配。整份套餐几乎都是完美的。

但是那碟小小的酱汁——维克托对这道菜的初心似乎有点让他失望了。他原本以为会更是日式的味道,没想到甜味有点重,倒是有点将就俄罗斯人口味的意思。倒不如说, 这份酱没能担当起将整块炸猪扒的味道提升一个档次的重任。

不过维克托还是就这酱汁吃了下去。既然这是出自一名那么用心的厨师之手,他也不能毁坏人家原本的设计。或许 它也有它自己的妙处。

刚刚回到座位上的尤里看见维克托在吃一份日式定食,他有些奇怪:“吃点寿司,生鱼片什么的不好吗?”

“那些都在别的馆子里吃过了。想尝一下没试过的味道。”

“在最角落那边的吧?我刚刚看到了。”

“哦?”维克托有点好奇。

“那厨子还问我要不要来一份。待在最角落的美食我想也没什么特色。”

“可是这个炸猪扒真的很好吃。”

“酱汁不行。闻起来略带甜味,不是特别正宗的日式的感觉。”尤里说,“他刚刚这么问我我也是这么说的。”

“你怎么可以当着别人的面说出来呢。”维克托有点生气,他现在多么想把那位厨师细心的为他准备料理的时候的样子描述给尤里听。

“酱汁可是一道菜的灵魂。没做好就没有品尝的必要。”尤里像个挑剔的美食家一般说到。

“可是,那不是一道菜的全部啊。”维克托有点激动。“我觉得这个偏向俄罗斯口味的酱料是一种值得嘉奖的尝试。”

“尝试?”这回尤里一头雾水了。

“他做饭的时候的认真的眼神,专注的态度。我不相信他会是随意应付酱汁的人。”

“好啦,维克托,歇会。”克里斯掰过维克托的身子,他小声地在维克托耳边说道:“声音,控制一下。那孩子在看着。”

维克托望了望那边的一个角落。那位带着蓝框眼镜的厨师,正看向他们这边,表情有点窘迫。

维克托对他笑了笑,用唇语向他示意:“i enjoy it .absolutely.”

厨师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他转过身子去。在他转身的瞬间,他嘴角的微笑维克托看在了眼里。

等到离开的时候,维克托被一名女服务员拦了下来。

女服务员递给他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着黄澄澄的酱汁。女服务员解释道:“那边做日式定食的厨子是我的青梅竹马胜生勇利。他好像很想要把这个东西送给你。他在你和他搭话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很激动了。还说什么手抖地都快忘了要做什么。”

维克托愣了愣。

“他还说——哦,这是个秘密,不要和他讲。你刚刚用心品尝过他的料理,他很开心。Absolutely。”

维克托用手捂住嘴巴沉思了片刻,他接过了服务员手上的瓶子,递给服务员一张自己的名片:“这是我的名片。请帮我转交给他。”

FIN

请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回看题记。

评论(6)
热度(65)
©uni_陌景oc | Powered by LOFTER

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