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陌景oc

〖维勇〗胜生老师说今天腰痛不能来上课了⑤完结篇

*终于写完了呜呜呜,感谢你们不嫌弃我的渣文笔看完了全部x谢谢所有点心给评论小蓝手的小天使爱你们!!
*我这个假期就是高产小劳模x
*胜生老师(23)问你你到底写完作业了没有
*咦?维克托(18)课代表去哪里了??课代表快回来收作业啊!!
*你们这涨粉速度就当我死了好吧x

01      02      03      04    100follows thanks      新坑预告(卖个安利赏脸啦)
05.

店内的气息一如既往。门外的装潢和一般的咖啡馆没什么区别,但是里面确实是别样的天地。拉开门的第一时间就闻到了里面传来的味道,浓郁的荷尔蒙四处弥漫杂夹着香水和咖啡豆的味道。

我还是对这个地方喜欢不起来。

胜生勇利想。

第三次来的他,已经学会了如何躲开超朝着他走过来的不怀好意的男人,来到了吧台前一个角落——这是他上次和佐藤坐的位置。

“我的老天爷!你终于来了勇利!”克里斯朝着胜生勇利走去带上一个热情的拥抱。“上次真是抱歉,我因为公司有点事来晚了。”

是人都看得出来是个谎言。克里斯根本没有想过来当电灯泡的心情。

但是没办法,既然佐藤先生都对着他说“胜生先生好像是害羞,不太愿意两个人独处呢。”。那他克里斯就做个好人,先陪着他们等到他们擦出了火花他再逃离。这事他经常做!

胜生勇利也已经察觉到,佐藤并没有把那天的事情说彻底。应该只是想约他出来求证一下那晚上的人到底是谁,然后再约他吃饭,接下来就可以在某个角落甩掉克里斯这个电灯泡,去过两个人的夜晚了。

这时候什么都不懂的胜生勇利只要乖乖点头,跟着他走,一切都能结束了。他也不会再想着维克托... ...

维克托... ...

胜生勇利低下头沉思着,他在回味那句和歌,“雷神小动,刺云雨零耶,君将留。”

那时候,维克托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说出来的?他是认真的吗?

或者... ...

“嘿!亲爱的,你怎么又走神了?”克里斯说,他看得出来自己的朋友今天心情不太好。

“额,我在想...今天是否还有工作没完成,你知道的...小组的企划没能及时审查完我的罪可是很大的!额——我们组的企划正处于尾声期。”胜生勇利随便扯了个谎,他总不能在佐藤先生面前说起维克托吧?

“胜生先生上次突然离开我也有点吃惊呢。都没有好好坐下来谈过。”佐藤对着胜生勇利露出了礼貌的微笑。但那种微笑却让他打颤。

“啊...我很抱歉... ...”

“没关系,你也有什么急事要处理吧?我能谅解。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互相理解呢。”

克里斯看着两个人,觉得没什么不对劲,他就提议:“要不我们在离开店之前先喝几杯怎么样?调酒师马斯调的鸡尾酒可是世界一流的。”

“我很荣幸。”佐藤说。

佐藤点了一杯经典的玛格丽特蓝酒给自己。再帮勇利点了杯名为「viktor」的紫色鸡尾酒。

胜生勇利心头一惊。为什么是点这杯?是巧合吗?
佐藤察觉到胜生勇利的脸色发生变化,不怀好意地问到:“胜生先生是不喜欢这杯鸡尾酒吗?”

“啊...不... ...不是的。”胜生勇利低下头。他的内心想了无数种可能。知道他看见佐藤脸上不怀好意的微笑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这是要挟。用维克托做筹码。

三人喝了几杯后,聊了一会,佐藤便示意胜生勇利找个借口打发克里斯离开。克里斯也察觉到自己可能打扰到他们了,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佐藤带着胜生勇利走到了酒吧后面的小巷子里。那里和这里优雅的氛围不一样,一片漆黑和冰凉。初秋的风,吹动着胜生勇利的衣襟,灵巧地钻进他的背部,逗得勇利打了个寒颤。

佐藤看着他,缓缓开口:“维克托尼基福拉夫...是吗?那个YOI高中的天才。”

“你想怎么样!”听到这个名字从那个男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胜生勇利已经忍耐不下去了。

如果说是矛头指向的是自己,他也没有什么怨言,不就是一份工作的事情,不做老师他还可以选择别的。但是,维克托他不同。他还是个学生,今年的圣诞节的时候才是他真正十八岁进入成年人的阶段的时候。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让维克托的未来受到影响。

他虽然将维克托从自己身边推开,但是却没有把他从心里推出去啊。早就察觉到维克托的感情的他一直以为维克托只是为了好玩,自己也没太在意。没想到第一个陷进去的却是他。这是不可以的事情。他如果这么做会让学校蒙羞,甚至影响维克托的未来。

他就悄悄地把这份感情埋在土里,还把上面的泥土踩得严严实实,他想把这份不可能,至少目前绝对不可以的感情活生生掐死。虽然知道自己的心会痛,但长痛不如短痛。自己已经是个社会人了,应该要懂得处理感情与工作。

第一个告白的,却是维克托。那首和歌,是胜生勇利最喜欢的和歌,“目二破见而手二破不所取,月内之枫,妹乎奈何责?”。真像是现在自己对维克托的心情。想要靠近却害怕的焦虑。

虽然你很帅,很有才华,很撩,我胜生勇利为了你的未来,拒绝了你的告白并且不会让你的前程因为我而受到损害。胜生勇利想着。

“没怎么样。我只是想知道如果学校知道了学生和老师搞在了一起,会怎么样而已。”佐藤说。几次和胜生勇利见面的时候,他都没有说出“搞在了一起”这样粗俗的话,这次,他将本性彻彻底底暴露在胜生勇利面前。

“我们之间并不是这样的关系,佐藤先生请你不要臆想。”胜生勇利说。

“哦?那你出入这种场所被学校知道了呢?”

“佐藤先生,你要知道,学校也不能管住老师在下班时间的私人生活。我先失陪了。”胜生勇利转身抬脚就准备离开。他怕再说下去,自己的惧怕就会被发现。

“想走?”佐藤一把扯住胜生勇利的手,将他摔在了地上。

勇利没有想到这个人是那么得危险。他一个重心不稳撞在了一旁的空调机上。肉体撞在铁制的空调机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热风吹袭着胜生勇利的后背。胜生勇利抬起头看着佐藤。

“如果老师的下流的照片被传播出去了呢?那学校就不会不管了吧?”佐藤说着。他跨坐在胜生勇利的身上扯开他的衣领,露出漂亮的锁骨。佐藤一只手扯着胜生勇利发头发,另一只手那种手机:“如果那个叫维克托的人知道了,会怎么样?他是不是也喜欢下流的你呢?”

“碰!”胜生勇利一拳打在了佐藤脸上。侮辱自己已经不能放过,居然还扯上维克托?

“啊!!你!!”佐藤狼狈地爬起来,捂住脸怒视勇利。

“哦?我家勇利怎么了?”店的后门打开了,传来了维克
托的声音。

勇利惊讶地望着维克托。

只见维克托走到佐藤面前,朝着他另一半没被留下印记的脸挥了一拳,他重复一次刚刚那句话:“我家勇利怎么了吗?”

“你...你们!!”佐藤狼狈地爬起来,从巷子另一头落荒而逃,“你们等着!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切,真不爽。”维克托咂咂嘴,看了看佐藤离开的地方后,脱下了外套,单膝跪在地上,跪在胜生勇利的身边。

“冷吗,老师?”维克托抱住胜生勇利,将衣服搭在他的肩上。

他一直在找胜生勇利,他需要胜生勇利再给他一个机会。胜生勇利的桌面上还躺着维克托的作业本,维克托才确定勇利比平时还要早离开了学校。他会去哪呢?

他想着要碰运气,来到了这里,发现胜生勇利和佐藤走向了店后面。靠近门的时候就听见了佐藤的哀嚎,估计是被反杀了。那自己再来补一刀吧?

可是这个英雄救美是不是晚了一点呢?小猪已经把恶人打跑了呢。

“我这个英雄救美是不是晚了呢?”维克托见勇利没有说话,他就打趣了一句。

却没想到胜生勇利的眼泪像珠子一样啪嗒啪嗒掉落。
“诶??等...等一下!老..老师?我,我我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维克托看着胜生勇利的反应他已经慌了。他搂住胜生勇利,在他的耳边无奈地说:“老师....我给你一个吻,你不要哭了好不好?”

“谁会因为一个吻而不哭啊!”胜生勇利大喊。“都...都叫你不要来这种地方... ...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呢...”勇利抽噎着说。语气里丝毫没有责备维克托的意思。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好不好?”维克托将勇利搂在怀里,像是哄着小孩一样哄他。

两人相拥在一起良久,胜生勇利才开口:“雷神小动,虽不零,吾将留妹留者。”*

维克托愣了愣,惊喜的他将怀里的人搂地更紧了。

墨蓝色的天空上点缀几点星象,秋风吹过之时,星光忽隐忽现。

佐藤离开后他没有善罢甘休,而是到了高中像高中告状。学校立刻派雅客夫主任去询问胜生勇利和维克托。
“你们搞什么幺蛾子居然在外面和人打架?还是老师和学生一起怼外人?你们很团结啊!”雅客夫头上的火似
乎已经可以看见了。

“又不是我们错在先!是那个家伙污蔑学校猥亵老师在先,我只是出面救人而已!”维克托反驳道。
雅客夫和维克托吵了起来。

一旁的故事的主人公胜生勇利一脸懵逼地看着他们从你们为什么要打架维克托你要是打残了人家让人家生活不能自理了怎么办到卧槽居然是这样的一个变态我也要揍他快约他到学校后山见看我丫的不打死他。

你们俄罗斯人都那么愤青吗???冷静啊喂雅客夫主任!!小心您的腰啊!!

后来学校表示歉我们也得意思意思道一下,胜生勇利也要意思意思惩罚一下做给外界看,但是是高三的老师,学校也不是很敢变动什么,于是就说让他负责管一下图书馆三个星期。至于维克托,因为是殴打他人也是初犯,于是就记过一次通报批评就好,也不太影响这个高三党的正常学习生活。

“其实胜生老师没有动手打人吧?胜生老师人那么好绝对不会动手的!!”

“维克托学霸到底怎么一回事啊!”

“肯定不会是胜生老师的错!”

学生们哀嚎着,他们不是很能接受这个温柔到不行的老师会被学校惩罚。明明是个平时连大声对他们说一句都不愿意的老师。

“诶?没事啦~只是放学后不能来看着你们值日而已,我还是照常上班的啦。”胜生勇利说完,拿起粉笔继续在黑板上板书笔记。他心里有些感动,学生们居然那么关心他,看来得给他们减少一点作业。

“不...胜生老师...我们说的不是这个问题... ...”

“而是...你如果下午要看图书馆...”

“我们下午去哪写作业啊!!”

“我不想一边啃卷子一边啃狗粮。”

“啪嗒!”胜生勇利手上的粉笔断成了两截,一半掉在了粉笔槽上。

果然今天还是得加作业啊。

放学后的图书馆里,一对青年坐在最显眼的地方,阳光像蜂蜜一般倾泻在桌子上散发诱人的香甜。

银发的男子开口问:“老师,我们...现在算是在一起了吗?”

被称作老师的黑发男子低下头,他紧握着笔,压低声音生怕被人听到:“等你毕业以后再说!”

“诶?可是昨晚你不是这么说的啊!qwq”

“闭嘴!老师不允许你早恋!”




两年后,YOI高中高三重点班的俄语课上。

“所以说,在俄语里面这个语法点和英语有所不同... ...”
讲台上,一名银发男子穿着着十分正式的黑色西装,胸前第一颗扣子打开着,隐隐露出里面的锁骨。这是维克托尼基福拉夫,YOI高中新来的老师,也是学生们的学长。

维克托在高考之后毅然决定在第一时间考教师资格证,之后选择了一边工作一边攻读博士,他回到了自己的母校选择当一名俄语老师。

身为俄罗斯人的维克托懂得很多有趣的俄罗斯风俗人情,在课上也会时不时教大家一些俄罗斯人日常用语以及告白的方式,俄语课更加讨的学生喜欢。更何况老师又年轻又帅气,更受女同学的欢迎。在他的课上没有人睡觉,都在认真地听这位算是自己学长的老师讲课。
维克托也会像其他老师一样吹嘘自己的高三生活。不过,他说的并不是自己高三有多努力。

“说起我高三的时候,和教古日语的老师告白被拒绝了呢。”维克托放下手里的粉笔,有一句没一句地说。

他今天要讲的内容已经讲完了,距离下课还有一点时间,他便开始和学生聊了起来——没办法,他维克托尼基福拉夫也只是个刚上任的老师,难免还有一点想在课上找人聊天的冲动。

“诶?教古日语的老师有很多啊,到底是哪一个?老师你说一下嘛!我们想知道。”爱听八卦的女生和爱听维克托八卦的男生问到。

“当年我可是从街头追到了街尾,虽然老师一直在说现在我还是学生要以学习为主为理由拒绝了我... ....”

“是优子老师吗?!”

“不是啦,当时优子老师已经结婚了,而且教的好像是高二不是教我的呢。”

“诶?那老师到底是谁嘛!!”

“尼基福拉夫老师,你快说是谁啊!”

“老师,你最后追到了没有啊... ...”

“难道老师你回来学校当老师是因为想回来追求那位老师么?!”

“哇哇哇!!天哪!是真的吗!!!”

“怎么样!是哪位古日语老师?要不要我帮你牵线呐老师!”

学生们get到了点之后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了起来,一个一个地猜测到底是哪位老师。

正当维克托想要继续说起自己当年的风流韵事的时候,下课铃响了起来。

维克托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拖堂,只要下课铃一响起,他就停下所有的事情离开,即使是还有个语法点没讲完,他也轻松地说一句「wow~这次时间没把握好呢~」收拾好课本就离开。更何况这次早早讲完了。

“ok,see you next lecture~”维克托扔下这一句话就准备离开,突然,维克托想起了什么,他对着学生们说:“对了~今天胜生老师腰疼不能来上课,下节古日语课大家自习,课代表要维持好纪律哟。”

说完维克托就跑了。

等等?胜生老师腰疼??

古日语老师??

被维克托抛在身后的学生们已经炸成了一锅爆米花。

END

——

*出自《万叶集 十一卷 五一四首》:意思是,你既然深情地挽留下我,那我怎肯离去? 与在04中维克托抱住胜生勇利时所说的“雷神小动,刺云雨零耶,君将留。”照应。

评论(22)
热度(251)
©uni_陌景oc | Powered by LOFTER

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