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景oc

维勇only一般不吃无差

 

〖维勇〗Star on my eye

star on my eye
*cp:影帝维(23)x新人勇(19)

*please let my be the only star in your sky.

*前方真·流氓注意(不适请绕道)

*特别感谢景华dalao的指导qwq

*ooc都是我的锅x我的锅xx你们就让他一蓑烟雨任平生好了。

yoi酒店大厅里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冰尤奖*颁奖典礼。
主持人激动地背出了早准备好的一大段赞美维克托的台词之后终于邀请了维克托上台:“让我们有请本年度的「最佳男演员」维克托尼基福拉夫先生!”

维克托在掌声中走上了舞台发表了自己的感谢。认真而又诚恳的语气,帅气幽默的形象都让台下的女演员醉心。但也不是说没有男演员醉心。

胜生勇利就是这样一位维克托的小迷弟。胜生勇利在自己12岁那年偶然在电视机上看到维克托的时候就已经沦陷了。胜生勇利不太记得那部肥皂泡沫剧的名字,甚至连男女主角的样子都记不清了。他唯独记得维克托这个男二号,他仍记得那时候维克托说的每一句台词展示的每一个表情。就是在那个时候胜生勇利暗暗下定决心要当这个人一辈子的小迷弟。

勇利认真地听着维克托讲得每一句话。即使这段话维克托讲了接近五年,台词几乎没变,但是这还是胜生勇利第一次有幸在现场听维克托的声音。这可多亏了事务所给他这样一个名额。这比隔着荧屏看着维克托还要让胜生勇利激动。

当维克托朝着在场的人鞠了鞠躬走下台的时候,全场的掌声如洪水般爆发开来。胜生勇利的掌声似乎是最后一个停止的。

结束了颁奖仪式,就是庆功会了。这是胜生勇利第一次参与庆功会,他显得有些紧张。经纪人正带着刚刚得到了最佳女配角的另一名艺人到处走场没有时间管这个根本没事可做的小家伙。

这时候,是不是应该去走走,认识一些前辈?或者是说和维克托打声招呼当面祝贺他?

似乎都不太好。胜生勇利摇摇头,一个人站在摆着香槟的桌子前面喝起来了。

有人从他身后经过,拍拍他的肩膀:“哟,方便我打扰你吗?”

胜生勇利听见这个声音猛一回头,果然!是维克托!

这可还是胜生勇利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和维克托说话。他马上放下香槟,像个孩子准备接受表演似得站直身子,引得维克托笑了出声:“哈哈,抱歉,那边太吵了,我想过来这里静一静,打扰到你了吗?”

“不不不!不打扰不打扰!”

怎么会打扰呢?胜生勇利心想。

勇利思考着要找个什么话题来说说缓解一下气氛顺便让维克托眼熟一下自己这个小迷弟。

“那个...维克托先生...恭喜你获得了最佳男主角奖!”

“能得到你的恭贺真的是我莫大的荣幸。”维克托拿起一杯香槟将杯子向前一倾。

勇利会意地拿起自己的杯子轻轻点了一下维克托的杯口。玻璃制的杯子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音。

勇利似乎有些激动到忘形,于是他喝多了。

此时,胜生勇利的酒劲慢慢地上来了,他开始意识不清了。他自己也清楚自己喝醉之后的样子,那真的是能毁掉自己刚刚在维克托心中搭建起的形象。要在彻底放弃理智之前赶紧离开啊... ...

“勇利?你没事吧?脸好红... ...”维克托却在这时候抓住了胜生勇利的手,关心地问着他。

维克托的力度刚刚好,既不会伤到勇利也不会让他挣脱。勇利想离开的愿望似乎泡汤了...

维克托的话,勇利已经听不清了,酒劲一点点吞噬着勇利的理智,他最后隐约感受到维克托接住了差点要摔倒的他... ...

(次日清晨 酒店房间内)

次日清晨,酒店里。

勇利醒来了。他扶着头揉了揉太阳穴,好痛啊。他感到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身体有着异样的酸痛。应该是宿醉的后果。

怎么回事?

勇利扶着床头坐了起来,他四处张望,这是哪里?昨天好像喝醉了然后...都不记得了。

“早安... ...勇利。”睡在一旁的维克托感受到身边的人的动作他迷糊不清地说着。

等...等一下!为什么维克托睡在他的旁边?而且...还是全.裸的?

勇利低头一看,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身上有着奇怪的红点,如果按照这个思路猜下去...没错的话...那.......
可是....有啊.....不止一点!

胜生勇利低头看着自己裸着的身体没有挂上一丝布料。尤其在大腿,可疑的红点特别集中。

“维维维维克托大神,这是怎么回事?!”勇利现在需要冷静一下,可能维克托他知道什么。嗯!一定的!可能只是弄错了呢。

“勇利真是无情呢,昨晚上....你不记得了吗?”维克托爬了起来,他搂着勇利的脖子,略带惩罚意味地咬了咬他颈上的皮肉,舔舐上面红色的痕迹。

“等等?为什么我会和大神你??”

“诶?勇利忘记了吗。昨晚还是勇利先邀请我的呢。”维克托笑着说,他一脸真诚地让人想揍他。

“等一下!我...邀请你?”

“是呐。昨晚你扯着我的领带说要不要来一发,勇利昨晚十分主动呢。我还有录像哦”维克托从床头柜上摸出手机,点开视频将手机递给胜生勇利。

屏幕里播放着勇利扯着维克托的领带在他的胸口前画圈圈,明显地在诱惑着维克托。虽然维克托没有把声音放出来,但是看样子应该是在说着什么不知廉耻的话。

what...the...fuck?

I have said it?

my god?where am I?why am I here?

tell me what happened!!

勇利心头是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果然昨晚是应该先找经纪人看着我么??

“等...等一下!请让我缓一下。”勇利努力想让自己的脑子冷静冷静,他飞速地转动着脑子 。想到了一些大胆的可能: 维克托一定会是出于某种目的才会这么做的吧?或者只是好玩,想玩玩我这个新人吗?

“嗯?怎么,没有从昨晚的快乐中找回自我么?”维克托十分欠揍地说。维克托慢慢靠近勇利,他把手搭在胜生勇利的双腿上朝着深处的地方抚摸,用暧昧不清的语气说道:“勇利昨晚是第一次吧?身体一直紧绷着,真可爱。”

“手拿开!”胜生勇利有些恼怒了。

他有点失望,没想到银幕前那个温柔如春江暖流一样的男子居然是这样的人。自己崇拜了那么久的人居然是这样的家伙... ...失落的情绪慢慢涌上了胜生勇利的心头,但在那么一瞬间就消失: 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关键是要问清楚维克托的目的啊。

“并没有什么目的吧,应该这么说。”维克托无所谓地说。

“这...这算是什么啊!”

勇利有些无力地说着。这算什么?只是单纯地玩玩么?

“我想一个人独占着勇利,不可以吗。难道勇利不想独占着我吗?”

胜生勇利开始动摇了。是的,他想维克托属于他。但并不是肉体上的拥有。维克托这种行为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吧。

胜生勇利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那句话「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含义了。就如维克托一样。但是也不排除维克托只是想套近乎得到更多的目的。要知道,维克托其实是他们家事务所的对头事务所的艺人。胜生勇利很清楚。
胜生勇利想着要如何赶紧离开这里,去和经纪人商量一下。

勇利感觉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明明...在昨晚之前,维克托的形象明明就像是肥皂剧的男主角一样美好。

他马上穿好衣服,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不知道维克托是什么表情。或许他会把这个新闻卖给新闻社?不,这样会成为他演艺生涯的一个污点吧。陷害到自己而毁灭他人,这种事情,维克托真的会做出来吗?

他实在是不敢直视维克托那张已经得逞了之后还笑的和荧屏上一样温柔的脸,他害怕。闹出这种事情,勇利觉得无地自容,自己的贞操居然这样被夺走了,而且还被最尊敬的人侮辱了一番!真是...够了!

勇利离开后,维克托坐在床上食指搭在嘴唇上,对着胜生勇利的背影默默说:“要驯养一只小猪,原来这么难呐。”

TBC

*那啥冰尤奖...唔一眼就能看出来是我编的诶嘿。其实类似于美国奥斯卡金球球中国金鸡百花什么的啦

*其实这种行为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操粉了吧(烟)

  94 9
评论(9)
热度(94)

© 陌景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