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景oc

维勇only一般不吃无差

 

〖维勇〗儿童节贺文(上)


*祝儿童节快乐w因为61的时候会忙着准备演讲比赛的主持,就提前发出来啦~(下)会在回家的时候发(可能学业水平考之后的那个周末

*地点私设瑞士阿尔卑斯山脉附近的梅恩菲尔德小镇

*参考名著《小海蒂》〖瑞士〗约翰娜·斯比丽

*幼勇请注意。

*想让宝贝勇利奔跑在瑞士的牧场里做一只快乐的小猪(?)

*ooc请按照国际惯例让他一蓑烟雨任平生

这里是阿尔卑斯山脉山麓下的一个古老而宁静的小镇梅恩菲尔德。穿过小镇和绿油油的草地,就是阿尔姆山,阿尔卑斯山脉最著名的一个子峰。路上乱花渐欲迷人眼,顺着花儿随风弯腰的方向,就是阿尔卑斯牧场。

五月的尾巴,阳光明媚。住在山脚下的美利子带着刚满五岁的勇利走向半山腰的牧场,那里住着维克托尼基福拉夫先生——一位独居在半山腰上不肯下来的家伙。

“美利子子...我们要去哪里?”勇利用胖乎乎的小手抓住美利子的食指,忐忑不安地问。

美利子似乎有些无奈「美利子子」这个称呼,但还是回答了胜生勇利的小疑问:“我们现在要到半山腰去,勇利。”

“唔?为什么要上山呀?难道是家里的羊奶喝完了吗?”小勇利天真地问。他用手撑着自己圆乎乎的下巴佯装在思考,突然他打了个响指(但是并没有响。),认真地说:“我知道了!美利子子要带我去看羊!是平时让我喝它们的奶的羊!”

“好吧好吧,是的,是这样的,胜生勇利小侦探,你说对了”美利子有些无奈,但没办法,小勇利都那么兴奋了,她也不好意思了泼他冷水。

勇利在得到赞同后马上抓起了美利子的手,冲向牧场。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见那些羊儿们了。

牧场里,羊群被关在一个羊圈里,勇利好奇地双手耷拉在栏杆上面望着里面的羊。

“美利子子!这么多羊!好多呀!”勇利转过头来双眼放光看着美利子。

“是是是,好多羊呢。”

“美利子小姐?你来了。嗨,勇利。”

羊圈旁边是一间小屋,维克托的家。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他就知道是美利子带着勇利来了。

“尼基福拉夫先生,真是打扰您了。”

“不打扰,不打扰。”维克托连忙摆摆手。他知道美利子要进城面试新工作,带着勇利也不方便。所以要勇利暂时寄住在维克托家。

能来他家住上一段时间的他自然很高兴。可是,他就害怕勇利会不接受他,毕竟自己可是因为住在半山腰好久没有下山了啊,也不知道勇利还记不记得他。

“勇利,快过来!”美利子吆喝勇利过来。

勇利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勇利,还记得维克托么?你四岁的时候抱过你的。”

勇利看着面前高大的维克托他有点害怕,躲在了美利子身后,望着维克托。

维克托略显得有点紧张,就如同岳父岳母选女婿似的。

“我...我记起来了!这个人!”勇利突然大喊了一声。

维克托有些惊喜,这个小家伙居然记得住自己?

维克托的内心有点感动。

可是,一个小孩子并不懂他的心。

“你是那个要抢我羊奶的家伙!”

抢...羊奶....

其实是在胜生勇利两岁多的时候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厌食症。不喜欢吃东西,连最爱喝的鲜羊奶都喝不下去。但是这小家伙有个特点,就是特别喜欢占有一样东西。

那次,美利子老师为了让他喝下羊奶,就把羊奶捧到维克托面前,佯装要给他,对勇利说:“你要是不喝,我就送给维克托了啊!”

这可把这小宝贝吓坏了,连忙捧起大碗大口大口喝起来生怕维克托真的抢了他的奶。

于是,在这之后的一年,维克托都会定期来美利子家帮她剪羊毛放绵羊和奶羊。每次胜生勇利看见维克托一来,都会赶紧喝完羊奶生怕被维克托抢走。

维克托想起这事都要为自己喊冤。他只不过是来美利子家帮忙而已,居然就这样被一个孩子讨厌了。

“额...勇利说的没错!这就是抢你奶的维克托哥哥!”

噗!美利子小姐,不带这么坑队友的啊。

维克托真是满心的委屈说不出来。

“呜哇!!美利子老师,他会抢走我的羊奶的...呜呜呜...”勇利的眼里闪着泪光,他可怜巴巴地望着美利子。

维克托扶了扶额头,他蹲下身子,和勇利拉近了距离:“乖,哥哥不抢你羊奶。你看,那里那么多小羊,勇利想不想陪他们玩呀。”

“想!我很想谢谢那只一直让我喝它的奶的羊!”勇利大声地回答说。他从美利子身后走出来真诚地看着维克托似乎已经忘了被他抢走羊奶的事情。

“你可以住在哥哥家里,陪陪那只小羊,看...就是那只特别圆的小羊,是她产奶给你喝的。”维克托用温柔的语气引诱这只马上要上钩了的小猪,手指向白花花一片的羊圈里。

“真的吗?!美利子子,我可以...陪小羊吗?”勇利转过身子抱住美利子的小腿,生怕美利子不答应。他诚恳地再三请求:“美利子子,求你了。让我呆在这里陪着小羊吧。我会乖乖听维克托托叔叔的话的。”

美利子假装想了一下,说:“好吧。但你要答应美利子老师要听维克托哥哥的话。每天要吃两片奶酪和一碗羊奶。”

听到美奈子的答复,勇利开心地跳了起来,他走近羊圈和小羊们打招呼。

美利子和维克托交谈了一会之后将勇利的行李递给维克托之后,美利子就下山了。

天色也不早了。维克托望望西边的太阳。

“勇利,哥哥要准备做晚饭了。你不要乱跑。”维克托说。

“好的,维克托托叔叔!”

维克托托...叔叔?

维克托嘴角有些抽搐。他才20岁不到怎么成了叔叔呢。他走到勇利面前,讨好似得和勇利商量:“勇利呀,我们商量一下,你能不能叫我「维克托哥哥」呢?”

“我明白了!维克托托哥哥叔叔!”

... ...

维克托只好委屈地蹲在地上画圈圈。

当然,闹归闹。维克托还是得去烤奶酪和面包。他还得去热一热新鲜的羊奶给勇利喝,冷的羊奶喝坏了他的肚子怎么办?

在奶酪烤的差不多的时候,维克托冲着屋外喊了一
声:“勇利,洗洗手,准备吃饭啦。”

等维克托端着新鲜的烤奶酪和面包出来的时候,他惊奇地发现勇利已经摆好了餐桌。碟子和杯子整整齐齐地放在桌面上,勇利也已经乖乖坐在座位上。他晃动着两条腿等着维克托来。

真是个乖孩子,维克托想。

“来,勇利,先喝一碗羊奶。刚热好的。”维克托给勇利递了一碗羊奶。

估计是因为玩累了。勇利的肚子特别饿,他马上就喝完了羊奶,大口大口地嚼着面包和奶酪。

“慢点吃,慢点。”维克托笑着帮勇利将覆盆子果酱抹在面包上面——他知道勇利喜欢这个。

当最后一只面包落进肚子里时,夜幕已经降临。维克托抱着勇利回屋子里睡觉去了。

TBC

  71 7
评论(7)
热度(71)

© 陌景oc | Powered by LOFTER